7.27:邦达至左贡

7.27:邦达至左贡

  飞机晚点很久,原计划9点半到,结果中午12点多才到。从邦达下飞机,我顾不上适应高反,取车直奔左贡。原计划在西藏等我的同行者李坚,因为家里有事,已经驱车赶回长沙。

  从邦达机场出来,看到一个年轻人在拦车,衣着简朴,行囊轻便,不像旅游者,我便停下来,他说去左贡,我便搭了他。车上开聊,一问才知,他是湖南怀化人,姓蒲,原来在日喀则服兵役,现在在左贡县政府办工作。这里能遇到湖南老乡,还真是有缘份。

  一路上,我向他说起“步知远方学院”努力消除“数字鸿沟”的事情,他深表赞同。我说我要去下林卡乡学校,要跟次加校长、达瓦副校长等老师见面,完成“步知远方学院”的慈善援助工作。他望我笑了笑,说:“我在下林卡乡工作过一年,你说的次加校长、达瓦老师,我们都是老熟人了……”

  好吧,我只能说,这个世界不太坏,真奇妙。

  一路颠簸,到了左贡,已经是下午6点多。小蒲有高反,早早去休息了,我便寻着几天前住过的小宾馆住下,老板娘认出我了,问我为啥又回来了,我便如实相告。她听完深表同情,热情招呼我吃晚饭,房价也给我最低,还说要我把他的儿子带上,一起去做慈善——她说她最敬佩这样的人(我真不是要炒作,这是她原话)。

  安顿好,我打电话给达瓦校长(次加校长还在昌都),他马上骑着摩托车过来了。他说,学校已经放假了,现在没有学生在校,老师也都在休假中。麦都公司寄过来的捐助物资,都已经收到了,现在在次加校长家。我向他详细介绍了“步知远方学院”关于消除“数字鸿沟”的慈善理念,他非常认同:“唐老师,您这种慈善援助的方式,是抓到了点子上,至少对下林卡乡这里是这样的。下林卡乡不通公路,交通极为不便,孩子们基本上与世隔绝,了解不到外面的信息,也打不开眼界。步知远方学院为每个受助的孩子配备一台智能手机,你们的志愿者每周给孩子打电话,辅导学习,引导成长,弥补我们藏族老师的不足,是一种非常有益的补充。而且,你们根据下林卡乡学校的学生的实际情况,定期整理学习资料,通过智能手机推送过来,对于我们的教育教学,都是很好的帮助……”不过,达瓦校长也说了,由于学校现在放假,学生不在校,他个人也没办法确定受助的11名孩子,“这是非常慎重的工作,正如唐老师您说的,这些孩子,接受步知远方学院的帮助将长达十年,我不能一个人确定名单,应当全校老师参与讨论,然后向全校公示,这样才会公平公正。而且,这些孩子得到帮助,将在我们下林卡乡,产生很重要的示范效应,给家长们也是教育。”

  在这种情况下,我临时决定,把价值33000元的“学习包”卸在左贡,我先去八宿的来古完成援助任务,再去贡嘎完成调查任务,回头再到左贡来,完成“步知远方学院”的慈善援助。达瓦校长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定了,于是,我开着车到了达瓦校长家,把物资都卸在他家里。

  




  正好,达瓦的弟弟从单位回来休假,我们谈到消除“数字鸿沟”的设想,他非常认同。他说自己就是下林卡乡学校考出来的,在来左贡上学前,他什么都不知道,与县里面的学生相比,心理非常自卑,而且,县里学生知道的,他全不知道。他说,我们采用的这种方式,对下林卡乡的孩子,帮助将非常大。他也认同达瓦校长的观点,选择这批孩子,一定要非常慎重,在当地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

  达瓦和弟弟,一定要请我吃晚饭,这是我从长沙出来后,最丰盛的一顿晚饭了。

  辞别达瓦一家,我回到小宾馆,整理资料,写日志,不知不觉夜已深。

  

6.jpg


  达瓦转给我的图片:孩子们在洗藏毯。

  

7.jpg


  达瓦转给我的图片:开餐了。

8.jpg

  


  达瓦转给我的图片:去下林卡乡的路。

  


  达瓦转给我的图片:去下林卡乡的路。他说,即便这样的路,也断了。修路的挖机都被冲到下面的河里去了。

  

  达瓦转给我的图片:………路………我现在感觉脚底有点点凉意。

  远方的朋友,你们都好吗?在西藏一个偏远小县的小宾馆里,我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践行着自己的理念,我不知道,真理在哪里,但我想,“嘤鸣直捐”每踏出一步,都有实际的意义,哪怕是试错。

0 这篇文章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owered by 步知学院 | Theme by 步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