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左贡至来古

7-28:左贡至来古

  六天之内,我居然在从左贡到邦达的路上走了三回,知道的人呢晓得我为啥,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是“大王派来巡山的”。好吧,一早出发,从左贡往来古。

  孤身一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当然,心里也非常思念家人和朋友。在邦达检查站时,一位藏族女警看了我的身份证,登记了我的目的地“来古”,她问我:“能不能托你带点东西到八宿?”我说当然可以。她拿出一个大信封,上面写着“八宿县农业银行,杨X”。我接过信封,纳闷的是:这么多人在登记过关卡,为什么要我带呢?我在车子反光镜前照了半天,似乎找到了答案。

  一台霸气的丰田“坦途”皮卡也在过关,改装车,没挂牌照,但看上去是新车。车主看似江湖人士,见我瞄了几眼改装车,跟我搭上腔,居然是长沙人。“豪哥”名刘勇,长沙本地人,大我几岁,言语间提及过往,貌似玩越野的。聊了几句,于是一路同行。好吧,我也有“豪车”撑腰了。

  快到八宿时,我们一起停车吃饭,桌上才聊及其他。当他得知我前往来古做慈善援助,与老婆孩子商议之后,决定与我一起前往来古。

  下午5点多,我们抵达然乌,次多已经在镇上等我了。次多买了台小面的,经常在G318上跑,拉些客人去拉萨、昌都等地,赚钱贴补家用。他拿了几条哈达,献给同行来的刘勇一家四人。当然,四个小伙伴还是很兴奋的,估计没有接过藏民献过的哈达。

  从然乌到来古的水泥路面已经半幅通车,一直通到村里面。记得去年的时候,还在整路基,看来施工速度还是可以的。在从察隅分路往来古的路边,有一个擎天柱广告牌,上面写着“全球第三大海洋性冰川——来古冰川欢迎您”——这一切说明,来古村的发展,已经驶上快车道。

  不过,让人担忧的是,在来古村的前一个村庄,我第一次被小孩子拦车索要财物——前三年都没有遇到过。其实,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真不希望随着经济的发展、观念的更新,却带来道德的沦丧、精神的迷失。

  刘勇一家显然对所有的事情都表示新奇,当然,没有深入过藏区、没有近距离接触藏民生活的人,都一样。我逐个向他们解释有关西藏的人文、地理、历史、宗教……当然,我也顺便“推销”一下“嘤鸣直捐”:“兄弟,来古的实际条件,你也看到了,你看是不是可以捐助一个来古村的孩子呢?”刘勇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捐助方式,认识唐老师也是缘份,请唐老师为我们介绍一个家庭吧。”于是,去年的援助没有续上的洛松玉珍,就交给刘勇一家了,约定明天刘勇去洛松玉珍家里家访。

  今天就住在卓嘎家。

psb.jpg

  中午,刘勇一家请我吃中饭,这是今天唯一的一张照片了。


0 这篇文章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owered by 步知学院 | Theme by 步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