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左贡至XX村

8-18:左贡至XX村

  终于可以去下林卡学校了。

  早上9点,次多与几个老师一起,开着皮卡到小宾馆前叫我。我与肖巍(我所住的鸿巍宾馆老板的儿子,在某高校读大二,希望过来体验一下)开着车跟着他们上路了。

  不过运气不好,出县城走了还不到500米,堵车了。前望不见头,后看不尾,一直堵到11点20才通。

  次加校长的皮卡,是乡政府派的,坐了5个老师,拖一车货,后箱还坐了三个搭车的村民,开得飞快。不过,后面敞开式货箱里坐在货物上的三个村民,灰头土脸,看不出头发的颜色了。

  到扎玉镇有40多公里,除了翻一次4000多米的山之外,都沿着怒江峡谷,上上下下,路况尚可,虽然不宽,但还平坦,我们一直开到下午1点多才到。

  在扎玉镇草草吃过午饭,已经两点一刻了。不容多停留,启程往下一站,次加说,还要开三四个小时。

  真正的考验来了。

  西藏的路况差,并不是说国道。虽然G318会经过“通麦天险”、“排龙天险”之类,我也走过丙察察线、墨脱公路、大北线、S501之类的省道县道,甚至去年还去了边坝、比如等地,路况很差,但跟今天去下林卡乡的路况相比,那都算好的。

  这基本上都是在悬崖边上行走。在怒江峡谷的山崖石壁上,凿出一条一车道的“路”,路面碎石遍地,一边壁立千仞,一边万丈深渊;上面到处滑波,下面波涛汹涌。不断地上山下山,一个弯道,往往要几把才能过。我跟小肖说,我们在下林卡的这几天,千万别下雨。因为一下雨,可以肯定地说,绝对会塌方滑坡。一旦路被冲毁,可能就是十天半个月出不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开,次加的车几次停下来等我们。在一个非常险要的地方,他和司机仔细询问了我的车是否四驱、是否有加力、是否越野轮胎……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带我查看了一下将要通过的路况,并一再叮嘱我小心——这路确实太险了。除了路面差之外,一直是在怒江峡谷边上,下面落差至少百米以上,一旦操作失误或者车辆故障,绝对尸骨无存。

  小肖说:“唐老师,小心呀,我还没有结婚的……”

  我打方向盘的手,都起泡了——可以想象一下要转多少弯。

  不要说小肖,我的手心也全部也汗。

  终于,下午8点,我们抵达了觉巴村。车子只能停在这,换乘村民的马。村民们已经带着马等在这里,达瓦老师带着第一批物资,已经中午的时候骑马走了,我、小肖以及学校的6位老师,加上物资,一共10多匹马,晚上9点左右,启程前往下林卡乡。

  次加说,本来决定在觉巴村住下,但牵马的村民们说,第二天还有另外的事情,我们只得在夜幕降临时,骑马前往下林卡乡。次加说,估计今天晚上到不了……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刚开始,夜色降临,还基本上能看清路面。我们就在怒江边上的羊肠小道上,骑着马,带着物资,上上下下、高高低低的前进。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我当时的状况与心情。我当时就想,只怕今天要挂在这里了。

  次加一直提醒我,无论什么情况,一定要抓紧马鞍;如果遇到马失前蹄,往山崖这一侧跳,千万别往绝壁那一侧跳。我连马蹬都不敢全踩,只用脚尖踩着,万一遇到危险,跳的时候,脚不会被马蹬缠住。刚开始,还能看到百米下的怒江,心里那个怕呀……后来,天气暗下来,看不见怒江了,只能听见下面巨大的水流波涛声。

  自成年以后,我从来没被自然条件吓怕过,这算是第一次了。心里不断祈祷:“马大哥,拜托,您一定要坚持住,我身家性命,就交给您了。”

  坡道比上下楼还要走峭,而且到处是石头,马儿也选路,每上下一个陡直的坡,我便拍拍马脖子,鼓励它,表扬它。抓着马鞍的手,全是汗。

  有一个坡道,几乎直上直下,马儿也不能走,便全体下马,徒步下山。这时候,已经天黑了,根本看不见,全队人只有一个手电,大家只好把手机打开,用微弱的光线照着前进。我手机照着地面,而看到的却是前面那个老师的头和我自己的脚。这条道,是马蹄踩出来的,路面厚厚的灰和碎石。

  真是这辈子最疯狂的事情了。

  基本上麻木了,只能机械地迈着步子,留心着脚下,生怕一不小心,滑下绝壁。

  走到晚上10点40左右,次加判断了一下,说太危险了,决定到前面一个小村庄里,找户人家暂时住下。

  11点一刻左右,我们走到那个村庄(也属于下林卡),在一个藏民家的屋顶上,打开借到的铺盖,天地被、地当床,没有洗漱,草草睡下。

  仰躺在屋顶,凉风习习,天上星光点点。

1.jpg

  到了觉巴村

2.jpg

  绑行李

3.jpg

  卸物资

4.jpg

  吃方便面时生辣椒佐餐


  马队出发


 看不清了

8.jpg


  马儿停时拍一张

10.jpg

  这是18号早上的图

  看了会星星,我迷糊着睡去,实在太累了


0 这篇文章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owered by 步知学院 | Theme by 步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