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XX村至下林卡乡学校

8-18:XX村至下林卡乡学校

  早上6点多,我们在鸡鸣狗吠中醒来。其实一晚上都睡得不安稳,藏民家的藏獒太尽职尽责了,蚂蚁聊天都能引来它的一阵狂吠,何况我们七个人睡在楼顶,哪能没个什么响动呢?次加的鼾声就像开火车,基本就没停过。

  没有水洗漱,也没有东西可以吃。10来匹马,只有两个年轻小伙子牵,他们俩匆忙绑好物资,我们骑着马又上路了。

  今天总算摸出点在山路上骑马的门道。

  山路崎岖难行,这里骑马,可不像在草原,可以自由驰骋,这里的马,都是一步一步走,每一步都是小心又小心——正如次加和达瓦所言:“它们也不想摔下去呀。”马儿向上爬坡时,身体一定要前倾,重心前移,抓住马鞍前部,既能保持自己的平衡,又能让马儿轻松一点;反之,下坡时,一只手抓马鞍前部,分出另一只手抓马鞍后部,但又千万不能抓马鞍后面的系带,那样会让马儿受痛受惊。摸出门道后,我也没有像昨天那样害怕和紧张,也能在较平缓的地方,腾出手来拍几张照片、拍几段视频。我也深切感受到,当地的人们生存的不易,尤其是那些赶马的马帮,基本是上拿性命在搏。

  今天的路,比昨天晚上的路要好一些,至少没有遇到那种几乎直上直下的坡道了,虽然也还是沿着怒江绝壁的小径蜿蜒爬行。由于一直踩着马蹬,膝盖酸痛得厉害。稍微松一下,坐在马背上,却被马儿颠得蛋疼不已。

  在山路上颠了三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在上午9点多钟,颠到了下林卡乡学校。

  达瓦他们昨天晚上到了,正做好早饭等我们。十位老师,加上我与小肖,一共只有两碟菜,两碟西红柿炒青椒。小肖带了两瓶老干妈。不管这么多,我干掉一大碗饭,已经饿得肚皮贴背了。

  今天没有安排其它事情,安全到达之后就是休息。

  虽然只在这里待了半天,绕村子一周,在学校里转了两圈,已经见识了学校艰苦的办学条件,老师们单调的工作生活环境,以及下林卡乡的经济条件。

  下林卡乡海拔不算高,2600多米,属二类地区,地处怒江峡谷,在半山腰一个较平缓的地带,下面离怒江面还有200多米垂直落差,上面有几百千把米的高山。这里还没有通公路,出入纯靠马匹和骡子。有个老师开玩笑说,7年前,他分配到这里来工作时,政府就开始修连通外面的公路,说好三年内一定通车……都几个三年过去了,离公路修通还遥遥无期。这路要修通,还真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太难了。老师说,为了修这路,光今年就死了三个人了,一个是开挖机的师傅,连人带机掉进怒江;另两个施工放炮时塌方,被埋了。

  全乡有7个行政村,分散在怒江一侧的山坡上,3000多号人,基本上靠天吃饭。当地乡民主要靠核桃、石榴等卖点钱作为主要经济收入,稍微有点平地,用来种点玉米、青稞作为口粮,养牛羊的不多,因为没有牧场,养马、养骡子的不少,因为可以作为交通工具。次加介绍,当地村民有些全家收入,就靠那点核桃,一年不会超过3000块。乡里盛产各种水果,除核桃、石榴外,还有苹果、葡萄、梨子、桃子等,不过,除了核桃可以想办法运出去,其它水果,只能自产自吃。苹果梨子一块钱四个五个……能不能运出去?老师说,马驼车颠,到了左贡,没一个好的了。昨天从县里拖下来的鸡蛋,想尽办法包装,仍然破了一多半,只剩三分之一了。

  这里虫草极少,一户家庭一季下来,也就挖三四十根,做胡椒不辣,做豆豉不香。最多的东西是石头。全乡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除了屋檐下的阶基或者室内,没有一处地方是水泥硬化路面。因为没有车,所以,所谓的路,全是石头——没有来这里,真的无法理解没有公路是什么概念。乡里没有通国家电网,靠的是太阳能光伏电池板。移动和电信的信号有,但电信的设施出了问题,已经20多天了,报修过,乡政府干部和学校的老师,每天轮番拔打10000号,但到今天还没有一点动静。

  老师们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学校,一般情况下,一待就是一个学期——这比贡觉的拉妥学校的老师们还惨。一个老师说,在下林卡乡,得了重病或者急性病,一定要撑过两天,撑不过两天,就死定了。因为从发病到可以就医的县医院,一般要两天时间,如果撑不到,那后果就是明摆着的。就在今天,一个30多岁的村民死了,急性阑尾炎,昨天发病,今天还没有送到就死了。

  次加说,老师们如果有急事去县里,一趟要花上千块。预约用马,花50元送到觉巴村。但如果急事不预约,村民会收300块。到了觉巴村,请个摩托车到送到扎玉镇,再从扎玉镇租车到县里,合计总费用至少千元以上。

  上期末,学校里共有老师15人,暑假中一位老师调回老家察雅县。现在14位老师中两人是代课老师,有三位女老师。上期末,共有学生186人,六年级毕业39人,都去县里上初中了,5个学生到了昌都的“惠民班”(有名额分配)。

  学校里有一排学生寝室,几间老师宿舍(一人一个10平方左右的小房间),两排教学用房。都是平房。作为乡中心学校,条件简陋得吓人,这是我见过的最差的中心学校了,跟贡嘎东拉乡差了十万八千里,跟贡觉的拉妥学校相比也差多了,只能说是三四年前的拉妥。

  中午饭有两个菜,一个炒土豆丝,一个莴苣丝炒肉。次加说,这是最好的伙食了,因为有肉。他说,没地方买菜,一般要去县里,买来的菜,一般只能吃到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烂在路上,还有三分之一因为没有冰箱保存,烂在学校。去年学校添了两台冰箱,已经部分解决一些问题了。

  晚饭是馒头,除了中午没吃完的剩菜继续吃之外,厨房的师傅特地加了一个菜:虎皮辣椒——比昨天的生辣椒好吃多了。次加开玩笑说,学校的师傅经过了专门的培训,蓝翔技校毕业的。

  学校只有学生食堂,里面有一些桌子,但没有凳子,学生们都是站着吃饭;老师们没有食堂,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天晴下雨,都在外面吃饭。老师们在宿舍前面搭了一个敞开式的帐篷,中间放俩木桌,三边围上条凳,顶上加个布篷——这就是食堂了。学校里也没有图书室,老师们又如法炮制,在空地上搭个帐篷,里面放个书架,权作图书室。

  很多苍蝇到处乱飞,中饭后,我想躺下睡一会,苍蝇往衣服里、鼻孔里、耳朵里钻,根本睡不了。搞条毛巾盖在脸上,又憋得难受。

  学校里除了锅盖可以接收电视信号,没有其它任何娱乐设施。老师们晚饭后聚在一个房间里边聊天,边安排工作,明天有家长会和开学工作。

  9点来钟,仅存的移动信号也没有了。次加说:太阳能电池供电,只有白天有信号。

  小肖在看电视剧,我在写日志。

  8月18日晚上22点30分。



  psb.jpg

  昨晚借宿的藏民家,两个马帮的兄弟一边吃饭,一边看芒果台的节目

 2.jpg

  睡在楼顶,空气质量不错

  3.jpg

  对面的高山,寸草不生,也是未来通往下林卡乡的公路要翻越的屏障

  4.jpg

  马帮的兄弟扎好行李

5.jpg

  继续上路

 


  山路崎岖难行

 8.jpg

  山下滔滔怒江

  9.jpg

  一不留神,就88了

10.jpg

  骑在马上拍照片,又是如此路况,胆量比技术更重要

  11.jpg

  马兄,拜托了……

12.jpg

  欢迎胆子粗的朋友明年跟我来试一试

13.jpg

  这真是拿“绳命”在做慈善

  14.jpg

  终于到了学校,吃上了早饭

15.jpg

  这是老师们的露天式餐厅,也是会议室、聚义堂

16.jpg

  赶马的村民来拿钱,达瓦老师在算账

17.jpg

  次加吹牛还是很有一套的

  18.jpg

  我们散去,“二师兄”来了。

 19.jpg

  村子下一棵核桃树,猜猜多少年?

 20.jpg

  乡政府和中心校所在的村子,就在怒江边上

21.jpg

  村里的路——不通公路的地方,没有自行车,没有摩托车,没有汽车,只需要马和骡子能走就可以了

  22.jpg

  石头很多,主要的建筑材料之一

23.jpg

  虽然我去过很多贫穷偏远的地方,但下林卡这样的地方,也是头一次来。

24.jpg

  一个孩子牵着马准备出去,正大声喊着妈妈,声音回荡在怒江与大山之间

  25.jpg

  村里的碎石路

26.jpg

  我们就是这从这种道过来的。

 27.jpg

  溪水顺路而下

 28.jpg

  上面女老师在洗头,下面男老师在洗衣服

29.jpg

  老师们吃中午饭

  



0 这篇文章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owered by 步知学院 | Theme by 步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