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步知远方学院“入学仪式

8-20:”步知远方学院“入学仪式

  天蒙蒙亮,孩子们起床了。

  全校只有一个水龙头,接着从山上下来的泉水。孩子们洗脸漱口,基本上都上校门外面的小溪边。

  我去过很多西藏的学校,见过不同地区、经济发展状况不同的孩子,下林卡的孩子,在经济发展同档次的地区,养成教育是做得最好的。他们身上都很干净,衣着整饬,头发整洁,西藏很多贫困地方孩子常见的长长的鼻涕,在他们身上找不到。



  

  达瓦老师利用早晨的时间,在发放牙刷牙膏等卫生用品。西藏的“三包“(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政策对孩子们自然是极好的,不

  上午,次加在组织全体教工大会。

  我先在校园里看孩子们的玩耍。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娱乐与活动设施,只有两个小铁架,架在没有任何标志线的泥地操场上,好像代表两个球门,但是又没有足球。女孩子们在玩“老鹰抓小鸡”、“跳房子”这样的经典游戏,男孩子们在追打,或者玩一个彩色的塑料小球——这样的玩具,城里的孩子们基本上看都不看的。更小一点的孩子,坐在泥地上玩沙子、玩泥巴。

  即使如此,孩子们的笑容,一样灿烂,一样天真,更加纯朴。看来,快乐与幸福,与物质条件的优劣并没有多少关系。

  

13.jpg

  次加没空理我,我有空理他。于是,我钻到二年级教室,次加正在热情洋溢地发表讲话。次加看到我去了,转成用汉语说话,当然,我明白他的善意和对我的尊重。

  正在讨论的一个环节是:一个骨干老师调回察雅去了,他身上有六项工作任务要分配到现在的老师们身上。次加说:“我的心像被扎上了一刀,这么优秀的老师,担负这么重要的任务,对下林卡乡学校、对师生们来说,多么重要,现在他调走了,就像在我这个校长的心上扎了一刀,这是下林卡的重大损失,绝对是……”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一番,最终还是把六项工作任务都分配下去了。次加说:“二年级的数学,我来上。我不会的,我自己先学,学了我再给同学们上课。”

  下一项讨论的是开学工作延误的问题。貌似之前有制度,工作延误的责任该由谁来承担,执行这个制度的是学校的一位代课老师,白玛老师……次加在讲台上解释,为什么没有及时赶到学校:“我们在县城一直在筹备物资,书籍没领,三包物资没领,包车……等等工作,没有办私事。前天为什么没有赶到学校,一是因为太晚了,路上已经走不了;二是三位女老师,还有长沙的唐老师一起,路上很危险,只能先待在XX村一晚上。我没有去办私事……”

  白玛老师沉吟了一下:“有没有办私事我们不知道,可能也办了私事,这个没什么解释的了,延误了就是延误了……”

  


  虽然只有十多个老师,但教工大会的事情还是很多,相当于学期所有的事情,都要作安排。

  中午一点多,终于散会了。

  


  草草吃了午饭,又得准备下午的事情了。今天下午的主要工作任务是“步知远方学院”的入学仪式。

  11名优秀学生代表已经选定,四年级三个,五六年级各四个,都是经班主任酝酿后提交名单到校务会讨论后决定的。

  先把孩子们集中到二年级教室。流程是这样确定的:先由达瓦校长填写好每一个孩子的入学卡,排好序,然后按顺序,每个孩子到讲台上来,由老师陪同观看指定援助的“一对一”老师拍摄好的视频,然后由我打通这个老师的电话,让老师和孩子们第一次通话,再把援助的智能手机、学习包、文具、1000元奖学金等交给孩子,再录一段孩子的视频,回来交给那些指定的老师们……以后,这个孩子与这个老师,就通过那台智能手机联系。这种援助,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帮助,还有心理上的、情感上的;这种援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十年,直到这个孩子考上大学——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但我想,一切皆有可能。

  学校的信号太差了,只有移动的信号,有时候还真得拿着手机移动一下,寻找信号。打通长沙的老师们的电话,就耽搁了不少时间。孩子们的汉语也不流利,录他们的视频,也费了不少周折。幸亏老师们在边上辅导、翻译,让这个工作顺利进行。即使如此,搞完也花了三个多小时。

  结束入学仪式,次加校长代表下林卡乡学校和全体师生,对长沙麦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步知远方学院”的老师们的援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吃完晚饭,已经快9点钟了,在达瓦副校长、丁弟老师的陪同下,我们去了最近的两个孩子家里家访。下着小雨,我们走在乱石嶙峋、崎岖难行的村中小道上,伸手不见五指,磕磕绊绊地完成了两个孩子(也是“步知远方学院”首批学员)的家访。

  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

  雨势渐渐大了,但我与小肖都在祈祷:“千万不要下大雨。”

  



0 这篇文章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owered by 步知学院 | Theme by 步知学院